凤凰非常道

“华为”,决定跨越光年计算

面对孤独的宇宙,人类应该选择闭上眼睛还是穿越银河系?诺兰在《星际穿越》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猜想在恒星的另一边有一个新的人类家园,但是到中间一个几乎不为人知的距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敢出发吗?也许这里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知道我们不够快,人类的技术极限太小,不能放得太进去空。

这种无能为力可能存在于每个行业和技术中。

其中一项技术,如《星际穿越》中地球环境的恶化,促使人类寻找太平洋空以外的新路线。

这叫做计算。

摩尔定律极限、智能黑洞、全球数据厄尔尼诺、各种计算警告灯在地球上闪烁空。

在这个时候,如果你是计算世界的宇航员,你会穿过黑洞和恒星暴增,瞄准未来几光年外的家吗?今天早上,著名的“华为”决定加速充满未知因素的整个计算世界。

在第四届华为互联2019(Huawei Total Connect Conference)上,华为首次宣布了其计算战略,详细披露了华为在计算渠道上的思路、观察和行动计划,并发布了全球最快的人工智能培训集群Atlas900。

也许对许多人来说,华为的名字很少与计算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事实上,华为已经在计算领域经历了长期积累。

今天,华为与其说是进入计算领域,不如说是宣布它已经准备好突破围绕人类计算的云层和黑洞。

这个故事真的是从宇宙开始的。

光年之外,是家还是黑洞?光年听起来像一个时间单位,实际上是一个距离单位,但它通常是一个更深层次的心理图像。

光年意味着极度遥远,代表着人类生命的终结和探索的不可能性,代表着那些遥远未知的人留下的恐惧——光年之外还有什么?我们经常想知道,但我们似乎从来不知道。

至于计算,人类今天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光年的恐怖”。

当我们需要强大的计算力时,人类期待着一个好的结果,但他们也担心落入摩尔定律极限的黑洞,发现我们永远无法完成这个计算。

这种感觉在天文学中尤其普遍。

斯卡平方公里射电阵列(SKA squareKilometRearray radio array)是天文学中著名的巨型射电望远镜阵列。

该项目预计将在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建造一个由数千个较小碟形天线组成的射电望远镜组件,以突破人类可以观察和探索宇宙伸展、早期星云运动、引力波甚至外星生命之谜的宇宙极限。

然而,这样一个巨大的天文项目遇到的瓶颈来自计算。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科研机构,SKA每年归档600PB的数据,比全球互联网生成的数据还要多。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足够的计算能力,人类只能“视而不见”,即使他们“看到”外星人。

因为计算不够快,只有黑洞离我们还有光年远,不是人类科学的发源地。

这些问题也发生在各个领域,如遗传学、地球探索和医学发展。

技术带来的人类福利的极限往往是计算能力的极限。

类似黑洞的气味实际上正在现实世界中传播:今天,中央处理器的制造和迭代由英特尔、AMD和IBM控制。人工智能作为一种全新的计算方法,也是由谷歌和Avida控制的,产业结构是寡头政治,导致计算能力的突破周期越来越慢。

到2025年,全球人工智能计算需求将达到计算量的80%以上。在这种背景下,大量的计算需求不能得到满足,大量的计算场景不能包含在计算能力的服务对象中。

从力量到协调、无处不在、互联互通、产业渗透等等。

一系列计算极限为人类生产和生活设定了极限。

当然,极限的反面是突破极限。

突破光年并将黑洞变成家园的唯一方法是触发计算速度的奇异性。

历史上,足够的速度是一切的开始。

伟大的航海,工业革命,信息时代。

如果没有足够的计算能力,想象力就无法发展成产业关系,所有关于人类未来的好预测都是泡沫——这是人类社会的挑战,也是科技产业的机遇和责任。

华为2019华威互联的第一天,华为副主席胡侯坤在他的主题演讲“创造新的智能水平”中提到了另一个观点。华为不怕走远。

即使是计算极限的突破也可能远远超出想象。

华为仍然决定穿越宇宙,将飞船前端对准光年之外。

亚特兰蒂斯900的星际引擎轰鸣,这是一个无声的宣言,比较了打破计算能力的极限和探索宇宙。这一点也不夸张。

当宣布银河系航行的计算时,华为真的想出了一个可以穿透银河系的宇宙引擎。

伴随着计算战略公布,华为发布了华为云EI集群服务。在计算战略宣布后,华为发布了华为云EI集群服务。

这是地球上最强大的人工智能计算硬件,由成千上万个连接在一起的910芯片组成,可以提供高达256便士的计算能力

在ResNet-50测试中,它以59.8秒名列世界第一,比同样准确度的第二名快15%。

(基于Atlas900的华为云EI集群服务)回到上述SKA问题。

SKA总干事菲利普·戴蒙德(Philip Diamond)认为:“对未知的探索是SKA全球项目的驱动力。每年,SKA巨型射电望远镜阵列都会归档大约600PB的数据。人工智能对于这些海量数据的快速处理和分析是非常宝贵的。

“大规模人工智能计算可以解决巨大宇宙数据带来的天体识别和分类问题。

只需10.02秒,就可以通过华为云ei集群云服务搜索到SKA提供的20万张星图数据。

然而,这项工作需要169天才能移交给一位有经验的天文学家。

计算能力的这种突破会直接影响人类探索宇宙的方式。

天文学家不再需要快速研究他们发现的东西,而是可以大胆提出假设,并提交人工智能进行搜索和验证。

此外,华为云EI集群云服务还可以打开许多天文脑洞,如星云搜索、突发天文现象实时观测、空协同天文观测、探索彗星、白矮星和超级行星等特殊恒星的诞生等。

当计算能力足够强大时,人类对周围环境的认识方式也将成倍增长。

我们知道实验是科学进步的基础。

华为云ei集群云服务将成为改变天文学实验基础的引擎。

这个可以对着星星咆哮的大家伙已经被部署在华为云上,为科研和学术界提供华为云ei集群服务。

对于工业和大学的各行各业,这将直接影响人工智能的应用和人工智能对学术探索的授权。

除天文学外,气象预报、地质勘探、石油钻探勘探、基因测序和人工智能医学开发都可以通过华为云提供的华为云EI集群服务实现质的变化。

至于人工智能,如今在中国实际上有太多的想法和算法有待验证,但谷歌的TPU集群很难获得,Avida的GPU集群太贵,让人心碎。

然而,基于华为云提供的EI集群服务,它可以帮助用户降低成本,量化定制所需的人工智能计算能力。

同时,消除了离线构建GPU集群的巨大建设、站点和运营费用。

通过人工智能集群到云,人工智能探索各个行业的边界得到真正的提升。

让我们回到那个选择。未知存在于遥远的光年之外。

是静静地等待还是高声航行?如果你有穿越星空的动机,我想这将不再是一个问题。

我认为将华为的云ei集群云服务和华为的计算战略同时放在一起有着深远的意义。

华为云EI集群云服务当然可以被理解为一个产业突破,但同时也是一个无声的宣言。

当它撞上宇宙星云时,它实际上是在告诉世界华为的计算应该是什么样子。

华为云ei集群云服务是产业变革的起点,是对时代的态度,是对未知的挑衅。

同时,它也是华为计算领域的最佳代言人——解读宇宙。还有比这更好的品牌形象吗?“华为”号宇宙飞船:每颗螺丝都朝向星河。在解释华为的计算战略时,可能有一个问题必须回答:作为一家以网络技术闻名的公司,华为为什么能超越其计算极限?让我们回到华为的云EI集群服务中去寻找答案。

这个基于升序910的计算集群之所以能够获得世界上第一大计算能力,是因为它包含了很多技术细节。

目前,Avida GPU和谷歌TPU集群相对知名,但它们已经被华为云ei集群服务超越。

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芯片集群将面临大量计算力优化问题,并且经常会出现1加1小于2的情况。

例如,线性指数下降、网络延迟和散热是人工智能计算集群中的正常情况。

然而,在华为云ei集群服务的背后,实际上是在多个层面整合了华为的技术创新:例如,达芬奇架构的创新和深入应用确保了华为云EI集群服务的效率基础;然而,理解计算硬件的能力确保了华为云ei集群服务的良好线性指数。华为网络技术的整合使得华为的云ei集群服务连接更加高效。然而,华为在基础科学研究领域的布局解决了华为云ei集群服务的能量转换和散热问题。

回顾华为的云ei集群服务,我们会发现华为计算系统的每一项技术突破和产品创新,从小型耳机芯片到地球上最大的人工智能计算能力,都是许多技术融合的结果。

此外,华为的技术模块仍在加速碰撞和融合,形成新的产业支撑点和新的生态融合路径。

不断交叉集成诞生的瑞星芯片和鲲鹏芯片的创新模式,是华为计算独特性的最好诠释。

华为宇宙飞船的每一颗螺丝钉都在准备探索和计算银河系。

尽管刚刚发布了全面加速令,但华为的计算之路已经经历了十多年的风雨历程。

自从2004年开发出第一个嵌入式处理芯片以来,华为已经在计算领域工作了15年。

拥有20,000多名工程师,成为世界上唯一一家在计算架构中拥有五个关键芯片的制造商:“中央处理器、网络处理器、存储控制、网络互联和智能管理”。

从这个角度来看,华为在下定决心探索宇宙之前首先建造了宇宙飞船。

EI集群云服务的发布也解释了华为此时大规模航行到未知计算世界的决心:底层技术支持充足,产业链完成,巨大的应用市场正在开放。这三者的结合促进了华为计算领域的整体加速发展。

如今,麒麟已经成为世界级的移动SoC芯片。鲲鹏的生态已经逐步建立和完善,完整的堆栈和完整的场景人工智能已经从头到尾完全登陆智能计算需求点。

在计算机工业的这个历史节点上,这艘宇宙飞船在一个方便的时间起飞了。那些日子里建造宇宙飞船的一些人已经长出了白发。

欢迎来到计算的“泰空时代”。在了解华为的计算需求和机遇、华为的决心以及华为的信心之后,也许我们最终可以回答:华为已经开始了什么样的宇宙探险?纵观计算的历史,我们会发现一个巨大的变化正在酝酿之中。

计算的速度和容忍度,就像人类的交通工具一样,经历了好几次。

17世纪,法国数学家布雷斯帕卡尔的齿轮驱动机械开始了漫长的计算之旅。1950年,冯·诺依曼点燃了蒸汽机车时代的优雅。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和云计算掀起了一场燃料驱动的风暴——那时计算时代也空可能已经在华为发布云电子集群服务时宣布了火箭点火信号。

这不是过分的赞扬。

事实上,计算时代的每一次变化都以计算目标和计算能力边界的变化为节点。

计算进入泰空时代的标志是人类应用计算核心目标的另一个变化,即智能与计算的融合。

人类对计算的需求,从物理统计到虚拟解决方案,再到网络计算,终于来到了一个智能时代,在这个时代,计算取代了手工寻找答案和执行某些工作。

换句话说,计算的时代也是空人类需要计算带来智能的时代。

然而,华为云ei集群云服务指的是人工智能计算架构的升级、人工智能计算能力边界的突破、人工智能与工业应用之间关系的拓展,可以说是智能与计算一体化时代的经典代表。

将这个时代的特点作为华为计算行业的发展方向。

华为计算的发展坐标可以清晰描绘出来:人工智能处理能力与通用计算相结合,计算发生在从云到端的所有场景中,智能计算能力被集成到生产力的核心。

这三个坐标点形成了华为计算的航行日志,这也是今年华为HC大会的主题:智能的新高度。

在了解华为的目标后,似乎它将遵循这一过程来理解华为公布的计算战略。

为了朝这个方向前进,华为需要探索智能计算能力的伟大和无处不在,促进工业生态的繁荣,使智能计算能力能够顺利地从底层流向工业终端。

为此,华为宣布了四大星际旅行计划——第一,取代能源和煤炭不能向天堂发射火箭,看来智能时代不能继续燃烧现有的计算架构。

因此,华为在启动计算之旅之前的第一个决定是寻找新的结构能源。

因此,当摩尔定律接近极限时,我们可以看到华为的达芬奇架构,它不仅释放了统计计算所需的能效,还为所有场景和所有终端的集成做好了准备。

当然,华为似乎不仅想留在这种“新能源”上。

第二,在“漫游地球”中建造了大量的引擎,我们看到了整个星球的密集引擎。

当人工智能计算能力需要流入各种工业周期时,大量芯片引擎已经成为华为的目标。

为此,华为将投资全场景处理器家族,从我们已经知道的鲲鹏、盛奇、麒麟和红古,到华为正在开发的“野生动物和野生动物”,这些都是华为未来计算之旅的引擎。

目前,我们可以把基于新兴的人工智能和基于鲲鹏的通用计算视为华为计算航天器的工业翅膀。

展开两翼,促进处理器家族的繁荣,推广差异化解决方案;整合两翼,提升华为云高强度产业的计算支持,激活智能时代,是华为未来计算的基本飞行模式。

三、轻装上阵有句谚语,设计飞机最困难的事情不是增加部件,而是扔掉无用的部件。

在华为看来,由于纯粹的计算探索需要繁荣的生态作为产业支撑,华为必须在这条路上扔掉无用的东西,即使那东西被称为利润。

在计算行业,华为决定在适当的时候放弃整机销售,只向客户提供云服务和产品组件。

此外,它还促进了硬件和软件的开放,并采用轻装旅行的商业策略来支持计算生态的良性航行。

四.充满活力的航空集团毫无疑问,华为无法完成star 空之旅。

完善繁荣的工业生态是探索计算极点的唯一途径。

为此,华为决定大力培训开发商,增加生态支持,扶持合作伙伴。

利用生态基因挑战计算产业边界。

通过这些战略抓手,准备飞跃星空的“华为”最终将指向在计算已经进入智能时代的背景下,无所不能的智能和工业想象的突破。

基因测序、医学、石油勘探和天文学都需要智能和计算的高强度集成以及暴力计算的支持。各行业的工业智能需要云边缘的集成智能计算能力的支持。个人感觉和能力的进一步扩展需要无处不在的计算能力。

华为踏上了计算宇宙的旅程,为这些“需求”寻找新的家园。

当代历史已经证明,一个伟大的公司能够支持人类的协调进步。

为什么这样的场景不能发生在这个时代,不能在中国上演?也许几年后,我们会发现这颗行星正沿着“华为”探测到的坐标移动,使浩瀚的宇宙成为一条航线,而计算深处未知的黑洞成为黄金时代的恒星。

星际争霸距离我们很远,很远,最终将成为人类的家园。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